900萬總獎金的鬥地主電競讓平凡的高手被看見

发布日期:2021-06-14 14:36   来源:未知   阅读:

  3月11日至19日,競技世界主辦的JJ鬥地主嘉年華在武漢舉行,期間舉辦了JJ鬥地主冠軍盃春季賽海選、JJ鬥地主新秀團體賽和JJ鬥地主混合團體賽三大賽事,共有來自全國各地超過130支戰隊、共計484人參賽,王嘉欣和瑤瑪就是他們中的一份子。

  王嘉欣是天津彩虹寶寶隊的隊長,他們的這支隊伍成立剛剛兩個月,按照王嘉欣的説法,組隊就是為了參加這次比賽。“去年我其實打過濟南站的比賽,當時是以個人身份臨時加入一支戰隊的,回去後我就想呀,既然身邊很多同學都喜歡鬥地主,為什麼我不自己組一個隊伍呢?”

  王嘉欣的隊員全部由大學生組成,也是本次賽事中唯一一支全員00後的戰隊,在JJ鬥地主冠軍盃的海選賽中,他們8戰2勝6負,王嘉欣有些懊惱,“我們的預期是贏下5場,還是大賽經驗不足。”因為表現不達預期,幾個小夥子賽後還吵了起來,所幸很快大家都平復了情緒,王嘉欣作為隊長很理解自己的隊友,“其實目標是一致的,都是想要取得好成績,雖然輸了比賽,我們也學到了很多。”

  為比賽著急上火的不只是這些小年輕,瑤瑪海選賽的第二天起晚了,她和隊友們一直嘮嗑到淩晨5點鐘,究其原因,她們這支河北傲視女子戰隊只差一個勝場未能晉級下一輪的敗者組,“有個隊員很自責,心情比較低落,大家就陪著她聊,開導她。”

  平心而論,瑤瑪的戰隊已經足夠吸引眼球,一方面,她們是賽事中唯一一支全員女性的戰隊,另一方面,她們表現不俗,甚至淘汰了JJ鬥地主冠軍盃中的大神級人物戰神林所在的戰隊,“可把大家嚇壞了。”説到這裡,瑤瑪頗有幾分自豪。

  瑤瑪算得上是JJ鬥地主的常客,但一直以來都有一個心願和志同道合的姐妹們組建一支純女子戰隊參賽,而今年的JJ鬥地主嘉年華圓了她們的夢,“以前總有男選手覺得我們女人打比賽不行,拖後腿,我們就是要證明誰説女子不如男,別説,一般的男選手還不夠我們打的,今年賽事方給予女子選手加分的賽制也讓我們更有底氣了。”

  看上去,不分年齡、不分性別,只要是鬥地主的愛好者,都能在2021JJ鬥地主嘉年華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和歸屬感,而這一切都與賽事主辦方長期以來的耕耘和創新密不可分。

  JJ鬥地主賽事誕生於2008年,一直是行業內的頂級賽事,而從2018年開始向全面電競化轉型後,更是扮演了項目細分領域中的排頭兵和破局者角色。引入電競的電子比賽系統,並且借鑒橋牌的複式團體賽模式,一系列舉措大幅度提升了比賽的觀賞性和公平性,迅速將全國海量的鬥地主用戶聚攏在一起,目前JJ鬥地主累計註冊用戶已經突破5億,基於其優質的辦賽規格和開放的辦賽思路,更多原本只是收看賽事直播的觀眾也願意走向線下,成為賽場上正面PK的隊員。

  正是為了滿足玩家的這種剛需,進入2021年後,JJ鬥地主進一步升級賽事內容,以武漢站為起點,除了延續JJ鬥地主冠軍盃的賽制外,還針對新人群體和女性玩家,增設了新秀團體賽和混合團體賽,整個賽事包含9個比賽日,全年整個s3賽季的總獎金則高達900萬。

  隨著賽事體系更加完善,賽事構成更加多元化,貫穿全年的JJ鬥地主電競既是儒戰小樣為代表的一幫職業選手走向巔峰的舞臺,也成為所有愛好者有機會參與的賽事。以河北傲視女子戰隊為例,成員有的來自保定,有的來自北京,還有的來自青島和太原,年齡覆蓋了80後、70後和60後;與全員20來歲的彩虹寶寶戰隊同樣來自天津的老黃牛戰隊則是一批標準的叔叔輩,隊員都在50多歲而據官方數據顯示,本次賽事最小的選手年齡19歲,最年長的有70歲。隨著參賽選手年齡段的進一步擴展,以及女性選手比例的大幅增加,悄然間,JJ鬥地主這個電競新兵已經實現了大眾化,並向著打造真正意義上的全民電競邁進。

  當下王嘉欣表示,他和他的隊員已經在為之後的賽事做準備了,“我會根據這次比賽的情況對戰隊進行調整,可能會引入更有實力的新援。輸了怕什麼,下次比賽我們還來。”王嘉欣的這股子氣勢源於身邊看到太多喜歡鬥地主的同齡人,他還撂下一句話,如果比賽放在天津,自己完全可以組三個隊參加。

  王嘉欣這樣的年輕人企及著在下一次比賽中有所突破,多年參賽的瑤瑪則希望和JJ鬥地主一直走下去,“骨子裏對這個賽事是有感情的,它一直陪伴著我,過去我業餘時間沒什麼其他愛好,很孤單,有了JJ鬥地主之後,我感覺有了奔頭。”瑤瑪表示,對於鬥地主的愛好者而言,需要JJ冠軍盃這樣不斷發展壯大的賽事,“看著這個賽事不斷成長就像以前看著自己的孩子一天天長大一樣,賽事非常前衛,技術上在不斷更新,整個團隊的服務也很棒,是五星級的。”

  當瑤瑪和王嘉欣還在賽場奮戰的時候,家住湖北隨州的小樣已經踏上了歸途,因為他和他的戰隊早早鎖定了春季賽和混合團體賽兩項賽事正賽的門票。和嘉年華上的很多大眾愛好者不同,小樣是一個職業選手,早在03年他就在全國的線上比賽中拿到過第六名的好成績,2016年和2018年還兩次榮獲JJ鬥地主冠軍盃的桂冠,去年為了專心比賽,在事業單位工作的小樣乾脆申請了停職。

  “有人不理解,認為我丟掉了鐵飯碗,我不這麼看,我熱愛鬥地主,並且已經小有所成,要想在這條路上走得更深,我必須心無旁騖,打個比方,全年打比賽有至少三個月時間不沾家,要想做好,你只能全職。”小樣用“人生能有幾回搏”為這次決定做了注腳,而他的故事背後,我們隱約看到的是一個未來鬥地主電競生態的宏偉藍圖。

  小樣介紹,自己除了打比賽賺取獎金外,還有直播和培訓兩塊業務。直播和其他電競項目相似,可以從平臺獲得分成,從觀眾獲得打賞;至於培訓,小樣通過在網路上教授鬥地主也能獲得收入。

  在小樣看來,現在可以把鬥地主這種過去人們眼中的休閒娛樂當作一個事業來做,很大程度得益於JJ鬥地主賽事和平臺的發展。“沒有電競化之前,都是打手牌,幾個人一張桌子,互相能看到,會有打暗號作弊的可能,現在完全通過電子系統進行比賽,比賽的公平性得到了保證,自然有更多人願意看、願意參與;此外,電競化對於鬥地主的宣傳也很有幫助,所有的賽事都可以直播,所有的玩家都可以聚集在JJ鬥地主的線上平臺上,這是過去沒法比的。”

  很顯然,JJ鬥地主通過電競化找到了做大做強的邏輯,直接為鬥地主這個傳統棋牌項目搭建了一個數字時代的新生態。簡而言之,賽事影響力提高可以帶來更多的觀眾,觀眾為數字平臺提供了流量,流量又能轉化成直播等業務,與此同時,數字平臺作為一個全國鬥地主玩家的陣地也在不斷夯實,其忠實用戶也會更多地去關注其相關賽事,助推賽事,一個良性迴圈水到渠成。

  這是傳統電競一套熟稔的運作模式,眼下已經憑藉JJ鬥地主在棋牌項目中無縫連接,作為鬥地主領域的大神,小樣自然是第一批嘗到甜頭的人,在他的描述中,一個職業選手不僅當下可以通過比賽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更好,未來退役後同樣可以依賴鬥地主電競逐漸成熟的生態找到自己合適的定位。

  “你不可能打比賽打一輩子,記憶力會下降,體能會跟不上,但還可以做直播和培訓,拿高源(賽事解説和主播)來説,他的粉絲是幾百萬量級的,我個人可能更傾向於向教練發展,除了帶戰隊外,還可以為大眾提供教學培訓,我是兩屆全國冠軍,也通過賽事在螢幕上有過很多次亮相,大家認識我,也認可我的水準。”

  目前,小樣的線上培訓班已經做了兩期,他把教學精華濃縮成10個小時、5節課,第三期很快又要推出,在他的憧憬中,未來有一天可以開設自己的鬥地主培訓學校,“線上模式很靈活,甚至我做個教學視頻就可以放線上上供大家觀看,但長遠看,要做大還是需要線上和線下的結合。”

  轉眼間,為期九天的JJ鬥地主嘉年華-武漢站已經畫上了一個圓 滿的句號,但對於不斷打磨中的鬥地主電競而言,卻還遠未觸碰到天花板,通過我們視線所及的這些人、這些事,可以深刻讀懂:借助電競的模式,鬥地主這個傳統棋牌項目正在煥發出新的生機。

  一方面,鬥地主開始從過去大眾喜聞樂見的休閒娛樂真正蛻變成貫穿全年、上規模的賽事;另一方面,在保持賽事水準的同時,也為大眾登上最高的賽事舞臺創造了契機,讓全民電競落到實處;而在賽事與電競生態進一步融合的過程中,擁有深厚群眾基礎的鬥地主項目,其流量和商業價值開始逐漸兌現

  回眸一路走來的不斷思考與創新,賽事主辦方坦言,鬥地主的電競化,是為傳統項目插上時代的翅膀,歸根結底,希望讓平凡生活中的高手被發現。